综合

您所在位置 >> 首页 > 债券 > 资讯 > 正文

合晟资产胡远川:信用债投资应基于企业成长

2017-08-15 11:09:56 证券时报 评论 字号 繁体中文 关闭 收藏 打印 复制

参会报名:由新浪财经主办的银行业年度盛典“2017中国银行业发展论坛暨第五届银行综合评选颁奖典礼”定于8月24日在北京金融街威斯汀大酒店举行,敬请期待。[报名入口]

  证券时报记者 沈宁

  去年以来,私募行业成为资产管理领域内增长最快的一股生力军,最新管理规模已近10万亿元。私募由于投资标的、投资理念和方式的不同,各家公司特点鲜明,背后的管理人各具特色。

  近日,证券时报记者走访上海大型私募合晟资产。作为一家专注信用债投资的百亿级私募,合晟资产董事长胡远川表示,公司的信用债投资是基于企业成长。随着信用债开始出现违约风险,公司已在风控体系里加入敞口限制,对不同评级的企业会设计不同的敞口。

  从业路上的几次转型

  胡远川1995年入学清华大学化学系,2004年博士毕业后入职于兴业证券证券投资部,后任兴业证券证券投资部总经理助理,2009年赴兴业证券研究所任副总经理;2011年创办上海合晟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目前在公司内主管投资和研究,公司管理资产超过200亿元。

  从化学系毕业进入金融行业、跳出稳定的机构管理层走上创业路,胡远川在自己的职场经历中有过两次重要转型。如今,谈起这些过往故事,用他自己的话说,“更多是听从了内心的感受”。

  “我们那个年代,九几年,高中时候视野是比较受约束的,你在高中里面学的就是数理化这几个专业,填志愿的时候就会相对比较倾向于理科,不会去想经济学这方面事情。到了大学后,所接触的人员和知识面大幅增加,本科期间正好是信息的第一次大爆炸。求学期间我接触到了经济和企业这块研究,当时就觉得自己对这块兴趣比较大,为了进入金融机构,还在学校考了证券从业资格,2004年毕业以后就去了兴业证券。”胡远川讲起了他的第一次转型。

  到兴业证券后,胡远川在自营部门工作。这个部门人均利润贡献比较高,相对自由,2005年并没有受到行业裁员减薪的影响。之后是第一波牛市,2005年底到2008年结束,2009年7月他离开自营部门到研究所。“2007年底我们部门在四川青城山开了一个研讨会,讨论在当时情况下,明年策略该怎么投。研讨结论是,从数学逻辑上来说,股市应该是处在高位,但是高位也得去工作,最后发现做得越多亏得越多,2009年后才收复了损失。那时自己觉得心里还是受些刺激,感觉如果完全按市场心理去做,与职业生涯规划或理想的投资方式有一些偏差。正好领导说研究所缺人,就去了。”

  “研究所偏管理岗位,包括人员招聘和培养,做了一阵子以后,发现国内卖方会有局限,很多投资者会更关注即时的利益。对中长期研究在当时的国内市场并不是一个特别好的方向。做过投资你会发现,追随短期市场机会的投资技巧并不一定好,反而是中长期去思考能给服务对象创造更多价值,所以觉得要换个地方就出来了。”胡远川说。

  投资要有独立性

  合晟资产是一家专注信用债投资的私募,胡远川分享了自己的投资理念:“包括我们信用债和股票一样,其实投资理念更多还是基于所谓的‘价值’。债市投资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博弈,另一种是基于企业成长,我们在信用债投资中秉承了后一种理念,更多的收益来自于票息,2016年三分之二以上盈利都来自于票息。”

  具体来说,信用债市场与股票市场一样,存在发行主体的周期活动,它的信用状况和发行主体的周期性有很大关系。股票错杀概率会比较多,而信用债更多是一些企业好的机会没有被及时发觉。“每一个阶段,你需要相对于行业共识,有一个自己的观点,就是你的独立性,要更多挖掘一些尚未被市场发现的机会。”

  研究方法上,信用债研究通常采取宏观经济往下也就是自上而下的方式。合晟资产则会更多加入自下而上的部分,会对行业和个券进行更深入的分析,在胡远川眼中,这是他们目前相对同行可能存在的一点差异。

  他还表示,这两年债市的一些变化引人关注。因为回购成本上升,债市加杠杆变得非常困难;此外,信用债开始真正出现违约风险。“我们在整个风险控制体系里开始加入敞口限制,对不同评级的企业会设计不同的敞口。同时也在引进一些人员,希望在数据处理、模型处理方面多做一些工作,这可能是决定未来优势的关键点。”胡远川说。



版权声明:
1.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3.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于发布起15个工作日内发送邮件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