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您所在位置 >> 首页 > 产经 > 资讯 > 正文

沃特玛20亿债务为何逾期?引战投自救能否成功

2018-04-10 17:13:13 澎湃新闻 评论 字号 繁体中文 关闭 收藏 打印 复制

  对话沃特玛副总裁:20亿债务为何逾期,引战投自救能否成功

  澎湃新闻记者 李皙寅 来源:澎湃新闻

  “公司目前面临的问题仅是短期现金流紧张。”

  4月9日,广东深圳,深圳沃特玛电池有限公司(沃特玛)副总裁、坚瑞沃能(300116)总经理秘书钟孟光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专访时称,沃特玛存在战略判断失误,低估了2017年新能源汽车产业政策调整带来的困难和复杂程度;另一方面,公司采用短贷长用方式,也加剧了波动所带来的影响。

  钟孟光 资料图

  坚瑞沃能是动力电池生产商沃特玛的母公司。2016年9月,坚瑞沃能通过发行股票以52亿元收购沃特玛,在消防系统厂商的基础上,新增了动力电池销售和新能源租售、运营业务。随后,伴随公司章程的修订,沃特玛董事长李瑶成为坚瑞沃能的法定代表人。原坚瑞沃能董事长郭鸿宝仍为公司实际控制人。而沃特玛也成为了坚瑞沃能最大的利润奶牛,2017年上半年,坚瑞沃能净利润飙升43772.27%。根据高工产研锂电研究所数据显示,2017年,在中国动力电池出货量排行榜中,沃特玛跻身第三。

  一路高歌猛进中,危机也在酝酿。由于财政对于新能源车补贴在2017年下降,加上补贴政策的改变,沃特玛的回款出现严重问题。今年3月,沃特玛拖欠供应商款项一事被曝光。彼时,坚瑞沃能尚处于拟重组停牌阶段。

  随后,坚瑞沃能于4月1日发布公告自曝公司目前已出现债务逾期,整体债务达221亿元,逾期债务19.98亿元。同时,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郭鸿宝及其控制企业质押的坚瑞沃能股票有被平仓的风险。此外,公司董事李瑶所持股份已经司法冻结。
  由此引发市场极大关注。自4月2日,坚瑞沃能复牌以来,坚瑞沃能股价累计下跌33.33%。

  钟孟光向澎湃新闻否认了公司存在经营状况异常的传言称,公司最近拿到大单,生产一切照常。没有网传的大面积停产、停工的情况,“坚瑞沃能总经理,沃特玛董事长李瑶曾亲口对供应商表态,我对沃特玛欠下的债务,哪怕砸锅卖铁,也会负责到底,决不食言。”

  澎湃新闻在沃特玛深圳工厂走访时,其生产车间仍在运作。

  目前,坚瑞沃能面临着公司实控人股权质押临近平仓和公司高管解禁期满的综合考验。

  据深交所4月9日披露,坚瑞沃能总经理李瑶的家属李金林,4月4日减持公司101.42万股。稍早前,坚瑞沃能曾公告称,李金林股票质押合约发生违约,质押权人国泰君安拟在公司股票复牌后,通过集中竞价交易的方式对李金林质押的2479.72万股进行全部或部分减持。

  同期,坚瑞沃能实际控制人郭鸿宝也遭遇了股票质押回购逾期违约。为此,郭鸿宝于4月2日,新增质押股票500万股,累计质押股份占其总持有股份比例达93.12%,占公司总股本的23.04%。

  4月10日,坚瑞沃能公告称,公司四位高管拟在今后6个月,因个人资产管理,将以集中竞价的方式减持不超过31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27%。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2016年坚瑞沃能与沃特玛签署的公开信息得知,李瑶曾与坚瑞沃能方面就沃特玛的有过业绩承诺,2016年末、2017年末、2018年末扣非后累积净利润不低于4.03亿元,9.09亿元,15.18亿元。目前来看,2016年业绩达标,但2017年年度业绩快报显示,公司扣非后净利润为5.22亿元,尚未达到对赌标准。

  4月9日,日间交易时,坚瑞沃能公告称,公司拟通过存货销售和固定资产销售的形式,抵扣供应商债务,涉及金额合计18.48亿元,涉及供应商104家。上述消息促使坚瑞沃能打开跌停,报收于5.08元/股,跌幅8.47%。

  对此,钟孟光表示,公司已经积极展开“自救”:1,与债务逾期的供应商达成协商,大部分债务已经通过动力电池以货抵债;2,公司正在扩大储能电池的生产,相比于动力电池,储能电池一次性交割支付的商业模式,将改善回款情况;3,在深圳市有关部门的协调下,已经与有关金融机构展开谈判,取得了一定的进展。

  钟孟光称,我们希望通过公司的举措,让金融机构、债权人、投资者对我们有信心,给我们一点时间,让我们做得更好。

  钟孟光还透露称,公司正在与战略投资者协商,在谈的公司由好几家,其中包含央企和大型民营企业。

  如下为澎湃新闻记者与钟孟光对话实录:

  【问题:补贴政策调整影响资金回款周期,扩张过快】

  澎湃新闻:根据坚瑞沃能公告显示,公司整体债务高达221.38亿元,按照2017年第三季度资产计算,目前负债率高达69%以上,是否比例过高?

  钟孟光:高负债率是行业特性。动力电池公司,购买上游材料时,有应付账款,卖货给下游车企,有应收账款。目前,沃特玛的应收账款也高达百亿。实际上这次引起舆论关注,是因为短期现金流出现了问题。

  澎湃新闻:具体造成现金流紧张的原因什么?

  钟孟光:具体原因有三:其一,我们低估了2017年国家对电动汽车产业政策调整,对我们销售市场造成的影响,3万公里的影响确实很大,直接影响了公司的资金回款进程;其二,公司对于行业的乐观心态,加大了扩张速度,各地建厂、全面技改,希望借助规模扩张,弥补利润损失。其三,公司长期采用短债长投的方式扩大经营规模,遭遇银根紧缩,资金就遇到些许困难。

  从我个人的感触来说,沃特玛2015年走得很顺,2016年公司走出深圳,开始全国快速扩张,目前全国已有11个工厂已经投产。到了2017年,全面设备改造、技改升级,我们取得了良效,全自动化生产车间,将装配工人从130余人降低到20余人,节约了升本、还提升了良品率。但到了下半年,行业景气度不达预期。

  现在想想,我们确实步伐太快了,公司最高峰时期,员工达到过一万人,想想看这背后的综合成本会有多高,这算是扩张过快的一个佐证。

  澎湃新闻:动力电池企业并不直接获取中央财政补贴,那么产业政策的影响是怎样传导到企业身上的?

  钟孟光:2017年,为了遏制骗补,国家出台“3万公里政策”,非个人用户购买的新能源汽车累计行驶里程须达到3万公里才能申请补贴。针对这一政策对行业的影响,沃特玛对市场出现了误判,过于乐观,没有放下扩张的脚步。沃特玛试图以规模上的扩张换取利润,以量换取成本的下降。

  3万公里的指标,一方面拉长了整车企业获取补贴的时间,造成整车企业资金压力,整车厂在一定程度上延缓了零部件企业的货款,从而造成零部件企业回款困难,从而使整个行业处于资金紧张的状态。另一方面3万公里政策,也加速行业洗牌,为解决资金困境,大企业会拓展新的融资渠道,以此降低资产负债率、改善财务结构,企业还需加大研发投入应对更加激烈的市场竞争来进一步提升产品品质,但小的搅局者有可能就此退出。

  最终,政策的变化严重影响到了产业链上的众多企业,动力电池企业是夹心层,向上游买材料形成应付账款,供应给整车企业形成应收账款。

  不过,目前上述政策对产业的影响正在减弱。2018年2月,“3万公里”政策松绑,将申领门槛调低至“2万公里”,此举将大幅减轻行业面临的财务压力。

  【现状:工厂生产运营照常,年初开工率20%是行业现象】

  澎湃新闻:有报道称,公司存在大面积停产、停工,拖欠员工工资的情况。

  钟孟光:公司目前生产一切照常,公司手里有包括中国恒天旗下公司动力电池订单,及另外两家储能电池企业在内的多笔大单,工厂生产运营一切照常。据我所知,我们也不存在大面积停工和拖欠员工工资的情况。

  澎湃新闻:据了解,目前公司开工率仅在20%左右?

  钟孟光:从行业角度来说,实属正常。今年2月,国家才出台今年的财政补贴标准,因此3至5月份,各家动力电池企业都在努力申报工信部的公告目录。(注:搭载动力电池的汽车,需要被纳入工信部目录,才能拿到相应补贴。)为此,行业平常的爆发期都在下半年,年初20%左右的开工率属于行业特性,每年如此。

  澎湃新闻:有消息称供应商上门讨薪?

  钟孟光:沃特玛董事长李瑶曾亲口对供应商表态,我对沃特玛欠下的债务,哪怕砸锅卖铁,也会负责到底,决不食言。

  公司目前与供应商的协商沟通尚处于比较友好的状态。我们今天(4月9日)发布公告称,坚瑞沃能决定通过存货销售和固定资产销售的方式,对供应商的应付到期债务进行抵扣,所涉及的资金合计18.48亿元,这约占坚瑞沃能已到期应付账款总额的84.8%。还剩下3个多亿,还在与供应商沟通。

  在动力电池行业里,我们的不少供应商一路熬过来、合作十多年了。实际上,也是一损俱损的。目前来看,在解决方案的推动上,进展还是挺理想的。

  至于,有媒体报道的供应商讨薪情况则比较特殊:有一家公司,持有我们面额百万元的逾期商票,带着媒体在公司门口拉横幅,拍完照片就走了。

  澎湃新闻:稍早前,坚瑞沃能公告称,公司及沃特玛名下共计13个银行被法院冻结,合计余款6254万元。另有报道称,有债权人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银行已经陆续申请查封坚瑞沃能和沃特玛的资产。

  钟孟光:公司最值钱的资产就是生产线,现在运转良好,根本不存在固定资产冻结和查封。公司也不止13个,这只是冻结了一部分,并不会由此掐断公司现金流,回款是正常的。

  澎湃新闻:有说法称,有关政府部门和金融机构成立了协调小组,但进展不大、收效甚微?

  钟孟光:这是误读。目前公司正在和金融机构沟通,深圳市相关部门也给予支持。我们和银行机构的沟通,已经有所突破,在最终落地前,还不方便透露。

  银行谨慎的原因是多样的,银行更看重财务报表。我相信伴随公司债务比下降,生产经营能力优化,授信的银行还是会支持我们的。

  【自救:在与战略投资者协商,在谈的几家包括央企和大型民企】

  澎湃新闻:据称公司目前有意进入战略投资者,目前进展如何?

  钟孟光:我们在与战略投资者协商。在谈的公司有好几家有央企、也有大型民营企业,不过很多细节还在敲定当中,尚不清楚什么时候、以哪种方式进入。

  澎湃新闻:除了以资抵债、引入战略投资外,公司还有哪些具体措施改善困境?

  钟孟光:首先,我们将加快催款,从购买电池的整车厂及采购我们电动大巴车的地方公交公司处催收应付账款,改善经营性现金流;其次,丰富产品种类,此前我们仅有磷酸铁锂电池,今年将新增首条三元锂电池生产线,满足市场多元化需求。同时,不再单一依赖于动力电池业务,而开始积极开拓储能业务市场,改善生产经营状况。

  今年1月,沃特玛已经与与中国铁塔股份有限公司签订了动力电池梯级再生利用战略协议,沃特玛电池将成为中国铁塔的战略合作伙伴,为其供应梯级电池,作为基站的储能设备。

  【回应骗补质疑】

  澎湃新闻:沃特玛作为领头人成立的中国沃特玛新能源汽车产业创新联盟(创新联盟),通过创新联盟单位实现电池、电机、电控、整车制造等综合布局,这算不算弱弱联合的抱团取暖?

  钟孟光:我不同意弱弱联合的说法, 创新联盟里本身就有不少上市公司。实际上,不少友商也有类似的内部非循环系统,在行业内这是一种常见的现象。沃特玛成立联盟的初衷,就是应深圳市有关部门的邀请,降低新能源客车电池的成本,通过联盟企业彼此合作,成功将280万一辆的电动大巴降价到110万一辆。此外,联盟也是第一批做出电动物流车进入工信部相关目录的企业,我们引领行业做了很多事儿。

  澎湃新闻:创新联盟内的运营公司向整车厂指定要求采购联盟内企业的零部件,沃特玛提供动力电池。其中,由创新联盟旗下,专事共享电动车物流的深圳新沃运力汽车有限公司(新沃运力)就曾为沃特玛贡献过了超过20%的电池订单,这是否存在关联交易问题?

  钟孟光:除坚瑞沃能实控人郭鸿宝出于财务投资的方式持股新沃运力外,没有其他人作为新沃运力的关联方。整车厂采购的沃特玛动力电池及创新联盟的零配件,均以市场价执行,这是新沃运力和整车厂间依照合同和行业惯例的行为。公司发过澄清声明,公司对新沃运力不具有控制力,也不具有操控订单的能力。

  澎湃新闻:此前有报道称,沃特玛向定制生产的整车厂承诺,将限期实现3万公里里程达标,以便车企获得财政补贴,否则将由沃特玛“埋单”,请问这一情况是否属实?

  钟孟光:沃特玛董事长李瑶曾经明确地否认过,未有这一承诺。

  澎湃新闻:有媒体称,在全国多地有印着沃特玛创新联盟的汽车空跑,意图通过行驶里程3万公里达标,谋取国家补贴;联盟旗下的电动物流车存在大量闲置,有无这样的情况?

  钟孟光:不属实。首先,贴着沃特玛创新联盟的标识,并不能直接代表沃特玛电池公司。同时,从成本考量来看,我雇佣司机开着车瞎兜,这是赔本买卖。同时,只有整车企业能够申请补贴,购车、用车单位是不具备申报和谋补条件的。

  另外,很多非一线城市,电动车运营企业面临着上牌周期长、基础设施差的运营困局,光是选地址装充电桩等配套设施,一整个流程下来就要半年时间。在这期间,车辆是无法上路营运的,这并非有意闲置。



版权声明:
1.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3.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于发布起15个工作日内发送邮件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