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您所在位置 >> 首页 > 保险 > 资讯 > 正文

长期护理保险“呼声高” 专家建议各地差异化推进

2018-01-31 19:52:50 新浪综合 评论 字号 繁体中文 关闭 收藏 打印 复制

  来源:蓝鲸保险 石雨

  1月29日,北京市人社局副局长陈蓓向媒体透露,去年北京在石景山区启动的政策性长期照护保险,今年将在更多区域铺开。在我国老龄化日趋严重背景下,长期护理保险的扩展布局逐步提上各地方政府和保险公司的日程。在1月27日福建省政协会议上,中国人保财险福建省分公司党委书记骆少鸣即提案建议,推进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

  对于长期护理保险的应用,专家认为,应重视其服务性,加强服务体系建设,扩大服务供给,充分发挥市场化资源配置。而在长期护理保险的全国推广层面,专家指出应实施差异化发展,根据各地区经济发展情况的不同采取不同的推进模式与步骤。

  长期护理保险试点启程一年有余,全国3800万余人参保

  据了解,长期护理旨在为失能失智、半失能失职或缺乏生活自理能力的老人提供支持服务,尽可能持久地维持和增进患者的生理机能,保证其生活质量。根据中国统计年鉴,2030年,我国60岁以上人口占比预计达到26.19%,老龄化程度超过美国;2050年,我国60岁以上人口接近5亿人,占比将达到40.35%

  根据中保协出版的《2017年中国保险业发展年报》中测算结果来看,2050年,根据各种对人口、平均工资以及长期护理收费标准的预测估算,我国老年长期护理费用在7584亿至4.15万亿元之间,费用高额,由此,长期护理保险制度的重要性凸显。

  “随着老龄化进程的加快,失能、半失能老人数量将会进一步增多,再加上由于疾病、意外带来的护理需求,失能和半失能人群对长期护理需求很高”,骆少鸣认为,长期护理保险制度是对于老龄化社会的一项应对方法。

  “如果没有独立的照护保险作为支付方,一方面或会导致照护需求流向医疗领域,使医保基金支付压力增加,另一方面也会因个人购买力有限,导致各类照护、养老机构难以维系经营,社会投资意愿不强,整个社会照护服务供给不足”,骆少鸣指出。

  2016年10月,《“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出台,提出要“建立多层次长期护理保障制度”,并开展建立多层次长期的保障制度试点。人社部印发《关于开展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的指导意见》,在全国15个城市启动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试点工作,并指出利用1-2年试点时间,基本形成我国的长期护理保险制度框架。

  从试点的推行情况来看,长期护理保险已有所成效。2017年11月1日,人社部在2017年第3季度人社工作进展情况发布会上披露,截至目前,已有3800万人参保长期护理保险。但与我国长期护理服务的缺口相比,还有巨大差距。中国人保健康总裁宋福兴在2017年11月举办的中国长期护理保险发展论坛中曾表示,我国长期护理服务的有效供给不足。“主要表现在护理服务机构和床位不足、护理服务人员缺口巨大等方面”。

  长期护理保险在各国自有“章法”,中保协“看好”PPP模式

  长期护理保险在国内刚刚起步,但在其他各国,长期护理保险已经发展较为成熟,且在不同国家具有不同的应用模式。

  据了解,长期护理保险可在两个维度进行划分,一是按照长期护理保险运营主体,可分为国有和民营;二是按照基本医疗保障的参加方式,可分为强制和自愿。由此,长期护理保险可分为强制国有、强制民营、自愿国有、资源民营四类。从目前各国长期护理保险的应用情况来看,还未出现自愿国有类长期护理保险制度。

  我国长期护理保险制度建设仍处于“摸石头过河”的阶段,《年报》建议,借鉴国际经验,我国基本护理保险制度应当采取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的方式,构建风险承担型“强制民营”模式,即为政府引导、强制投保、保险公司运营的模式。

  在已开展的长期护理保险试点中,青岛、上饶等地即运行了PPP模式,首先筹集护理保险基金,基金由个人缴费、政府补助、统筹基金结余划转构成,进一步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委托经办的方式,有保险公司承办长期护理保险费用结算等工作。同时,重点解决重度失能人员基本生活照料和医疗护理等费用。

  《年报》显示,在PPP模式中,保险公司的功能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首先,保险公司能够提供专业化的方案设计,发挥其在护理保险条款设计、精算模型以及内控机制等方面的经验优势;二是保险公司能够弥补政府部门人手不够、投入有限的不足,从而构建长期护理保险完整的服务网络;此外,保险公司可以采用信息化的技术手段,利用大数据等科技手段,实现长期护理保险经办业务在各个环节的网络化和信息化,从而提升服务质量。

  长期护理保险有“饼”待画,多专家“建言献策”

  对于长期护理保险未来的发力方向,多位专家提出了各自的建议。

  在长期护理保险的资金筹集方面,骆少鸣指出,“可采取可持续、多元化筹资来源,如基本医保基金结余划转,基本医保个人出资或个人缴纳一定比例,调剂基本医保费率,新增护理保险缴费,同时呼吁政府增加财政补贴。对低收入困难群体,可以实行保费政府资助制度;对收入高的人群,则增加其缴费比例或督促其购买商业性护理保险。”

  宋福兴强调了长期护理保险服务价值的重要性,“要从发挥商业保险支付方功能、为护理产业提供融资平台、大力推广新技术应用等多方面入手,进一步加强服务体系建设,扩大服务供给,充分发挥市场化资源配置,共建共享健康护理生态圈。”

  此外,在长期护理保险制度的全国布局方面,中国保险学会会长姚庆海指出,长期护理保险需要差异化发展。“中国幅员辽阔,各区域之间的文化差异和发展差异巨大,推广长期护理保险制度,应该注重差异化”,举例来说,“比如在城市和农村之间实行不同的长期照护方案;区别不同地区,允许进行多种模式的组合尝试:在经济较为发达的东部地区可以借鉴南通模式,在基本医疗结余较多的地区可以借鉴青岛模式,或者两种模式结合起来尝试;在实施步骤上可以分阶段实施,中西部欠发达地区要逐步推进,为未来建立保障体系做好准备。”

  总体而言,中保协建议,长期护理保险的发展应当把推动护理服务的整合、参与提升护理服务价值作为核心功能培养。具体来说,应以患者为中心,把护理服务的成本、质量和患者体验3个目标相结合,实施基于价值的支付,实现机构护理服务、家庭社区护理服务和住院医疗服务等联通和协作,从而提升长期护理保险服务各个环节的平滑链接程度。同时实施慢性病管理,降低参保人不能自理率,改善护理服务结果,在护理服务体系中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蓝鲸财经 石雨)



版权声明:
1.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3.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于发布起15个工作日内发送邮件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