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您所在位置 >> 首页 > 理财 > 资讯 > 正文

保本理财式微 结构性存款一季度暴增能否取而代之

2018-05-04 11:59:41 一财网 评论 字号 繁体中文 关闭 收藏 打印 复制

  保本理财式微,结构性存款能否取而代之

  佘庆琪

  4月27日,中国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管理局联合发布《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而从去年11月征求意见稿下发,银行等各大机构就已进入备战状态。根据新规要求,资产管理业务不得承诺保本保收益,随着刚性兑付预期将打破,银行保本理财势将退出历史舞台。而具有保本特征的结构性存款正在成为保本理财的替代品,并成为2018年一季度最大的黑马。

  根据人民银行统计,仅2018年一季度,新增结构性存款就达到了18409.76亿元,超出了去年全年11771.11亿的增量。在业内人士看来,结构性存款虽然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存款定价能力,但无法成为银行的核心负债工具,“假结构存款”更是带来了不小的监管风险。

  一位接近地方银监局人士对记者表示,未来对结构性存款的监管可能会有所加码,并对个人结构性存款业务明确“双录”要求。

  结构性存款一季度暴增

  兴业研究分析师梁世超对记者表示,结构性存款从2017年开始的确出现了明显的增长,特别是中小银行结构性存款同比和环比均有明显增长。

  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仅2018年一季度,新增结构性存款就达近1.9万亿元,而中小型银行更是贡献了超过半数的增量。

  梁世超称,目前发行的非同业保本理财在记账时也计入到“结构性存款”科目,经计算,2017年有60%的“结构性存款”实际上是保本理财增长。2018年以来,随着资管新规征求意见稿的发布,结构性存款的增量中多数是结构性存款产品。

  中金公司固收部董事总经理张继强对记者表示,结构性存款暴增的背后是银行的“存款荒”。

  记者注意到,在结构性存款骤增的同时,是传统活期存款和协定存款的增长乏力。以上海地区为例,非金融企业一季度境内企业本外币活期存款和协定存款分别减少1083.75亿元和766.17亿元,而本外币结构性存款和保证金存款分别增加805.70亿元和631.37亿元。

  张继强进一步分析到,存款荒源于几个方面。第一,算作一般存款的保本理财在资管新规后将消失,银行只能通过结构性存款加以替代;第二,银行普遍反映留存不住存款,信贷等派生存款后很快流入货基、理财,一般存款留存率下降,这与市场利率与存款利率利差过大有关;第三,对于LMR(流动性匹配率)等指标,一般存款的系数高,同业存款系数很低,倒逼银行增加一般存款;第四,同业理财萎缩,但资产收缩则异常艰难,银行理财只能转为发力个金业务,同表内争夺一般存款。

  在他看来,结构性存款目前快速增长的原因,主要是货币市场利率与执行法定存款利率的利差过宽,银行低成本存款增长不及预期,导致银行必须通过市场化定价手段吸收负债。结构性存款属于存款,不占用同业负债指标,是银行稳定负债的重要来源。

  保本理财的替代品

  张继强认为,结构性存款实际上已经成为保本理财的替代品,但是无法做到完全替代。

  一方面,从银行的角度看,开展结构性存款业务需要有金融衍生品的经验和相应资格。相对保本理财,结构性存款的成本稍高,资金运用灵活度弱化。而结构性存款如果镶嵌的是“假结构”,中长期看还面临较大的监管风险。

  另一方面,对储户而言,结构性存款毕竟回报有风险,接受度要弱于保本理财。而且对于不少企业,结构性存款算作衍生品业务,参与门槛更高。

  结构性存款究竟是存款还是理财?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在个人业务零售端,结构性存款业务通常被囊括在理财业务中;在央行网站上的银行信贷收支表中,这一产品通常会记在存款项下。而在实务中,记者走访过程中发现,银行向个人推荐的结构性存款业务多为保本型,有些支行客户经理甚至并不能说出结构性存款与保本理财的区别。

  与结构性存款一样被市场视为保本理财的替代产品的,是券商的收益凭证。

  某券商资管部负责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券商收益凭证相当于券商发行公司债券。而与证券公司发行的公司债不同的是,收益凭证期限较短,通常按月发行,期限分30天、60天、90天不等。另外,券商发行收益凭证无需交易所审批,有较高的灵活性。

  “收益凭证以券商自身信用背书,是券商发行的唯一能够保底的金融产品。与此同时,由于发行规模不得超过券商净资本的60%。”他进一步介绍到,在资管新规出台后,收益凭证由于具有保底特征在发行时往往比较抢手,但谈不上是零售业务的发展重点。

  结构性存款是否能替代传统存款成为揽储的主力?多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在揽储方面,结构性存款对于银行来说也并非“一招鲜吃遍天”。

  工商银行一位对公客户经理表示对记者表示,结构性存款并不是他们最看重的揽储工具,相比之下,他们更希望会通过定期存款和大额存单来揽储。央行数据也显示,大行的结构性存款在一季度新增结构性存款中占比最少。

  梁世超认为,客观来看,结构性存款的发展的确助推了利率市场化的进行,也在一定程度上培养了银行对存款的自主定价能力。“但和传统的执行法定利率存款(即核心存款)相比,目前结构性存款存量仍然很小,在银行负债占比较低。”

  他认为,多数结构性存款期限较短,由于部分活期和1年期以内定存属于非利率敏感型存款,市场存款利率提升对这部分存款影响短期内有限,因此结构性存款还难以替代执行法定利率存款。

  “假结构”为何存在?

  多位接受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表示,在结构性存款总量迅猛增长的同时,“假结构性存款”的现象也普遍存在。

  所谓的“假结构性存款”,就是由于期权触发的可能性极小,对应的产品并未与衍生品建立真实挂钩。招商证券认为,当前结构性存款能够实现如此高的实际收益率,并非银行衍生品业务能力强,更多是因为触发较高收益的条件为确定性事件。

  除了技术层面容易实现,客户对于风险与收益的错配预期也是“假结构”存在的原因之一。

  “由于大多数客户难以接受非保本结构性存款的风险,所以只能做成并不真实挂钩衍生品的‘假结构’。”一位城商行人士称。

  理论上讲,结构性存款分为保本型结构性存款和非保本型结构性存款,保本型产品本金用于购买固定收益证券,仅用利息买入期权,而非保本型产品则是在购买固定收益证券的同时卖出一份期权,本金面临损失风险。

  招商证券表示,很多投资者也将结构性存款视为存款的替代品,风险上视同存款,但收益上却看齐货基。资管新规要求银行销售理财产品不得保本,理财严格作为表外业务,由投资者自担风险,但投资者对高收益、低风险资产的需求仍然存在。

  因此,对于某些银行来说,假结构是常用手段之一,银行实际承担高昂成本,保本理财转型结构性存款,在短期内难以缓解银行负债端的高成本压力。银行发行结构性存款的成本短期内仍将维持在较高水平。

  “结构性存款的发展,各方也在探索创新,未来的进一步发展还需要衍生品市场的大规模扩容以及市场深度的培养。”梁世超称。

  在国信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王剑看来,第一,金融监管部门应尽快建立健全综合统计系统、统一报告制度和业务标准;其次,监管层应加强产品销售环节的监管,确保投资者适当性;最后,投资者应树立正确的风险观念,分散投资,合理配置资产。



版权声明:
1.本站登载此文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不承担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2.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3.如本网信息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于发布起15个工作日内发送邮件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处理。